中文  |  English  
首页 菜单 关闭

“闯关”产业升级,一篇搞懂产业加速

发布时间:2018-03-12 13:09

 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“新常态”,产业升级已经成为“政企学”三界的共识,我们业已进入“闯关”产业升级的关键时刻。本文试图回答,2018年企业家的焦虑可能来自哪些?传统的产业升级路径有哪些,为什么会失效?头部企业和成长型企业分别如何通过产业加速完成升级转型?

 

  我国在1984年至1988年经历了“价格闯关“,放开了价格管制,松绑了民营经济发展。”价格闯关“的历史意义众说纷纭,邓小平在92南巡时指出” 那几年跳跃一下,整个经济上了一个台阶“,为确立市场经济地位和企业家的角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从2015年开始的经济”新常态“宣告粗放式发展路径的结束,企业、企业家们和整个国家一起开始”修炼内功“,进行供给侧改革和产业升级,这一阶段也是一种”闯关“,要用几年时间再上一个台阶,摆脱”中等收入陷阱“。企业和企业家将会在这个过程中先苦后甜,完成自我的突破。

 

  然而,提起“产业升级”四个字,大部分人脑海中浮现的可能会是新闻联播,红头文件,亦或者是钢铁,煤矿和空气污染。企业家一提起产业升级往往是痛苦转型,经济学家论述的产业升级永远是有待振兴的,政府官员口中的产业升级通常是迫不得已的。

 

  有必要先界定一下,产业是什么?狭义上,产业是指工业生产的产出,广义上,产业则是资产和资源的集中化,其表现形式是企业的聚集。这种聚集不是简单的数量堆积,而是形成了一个层次明晰,上下游完整的集群。因此,产业往往具有相当强的地域特点,地区头部企业引领,成长型企业环绕,比如百度、滴滴引领的北京中关村互联网产业集群,上汽集团引领下的上海嘉定浦东汽车产业集群,华为、中兴引领下的深圳珠三角通信产业集群。

 

  想要搞清楚产业升级,首先要追本溯源,拷问宏观环境、竞争格局和增长方式的改变。

 

  宏观环境-谨慎乐观:过去几年在中央政府推动下的“去产能”供给侧改革,给传统行业的企业极大的压力,但也倒逼企业改善了资产表,提高了盈利能力,产业结构得到了一定的调整,2017年的GDP超预期增长6.9%。然而,今年开始的财政治理整顿拖累了大宗基建项目的投资,金融监管进一步加强,防止影子银行和资产外流,“去产能“严格执行之余,”环保红线“更进一步造成多地停工整顿,与此同时,人民币的波动幅度加大,双边贸易战的风险迟迟不能消除。这些下行动力联合作用下,多家机构和经济学家都认为2018年仍然会是L型筑地期。

 

  竞争格局-野蛮混战:信息传播路径和速度已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,企业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鸿沟消失,旋即转入信息过载的混战。所谓的“风口”目不暇接,互联网+、物联网、量子通信、人工智能、区块链、“新零售”、电动汽车、无人机、一带一路、国家中心城市等等。诺基亚式的衰亡历历在目,企业对于来自其他行业的“野蛮人”充满了警觉,于是乎在一波波热点中疲于奔命。比如,自行车企业,潜心打磨自行车的企业家做梦也没想到会被遍地的“小黄车”打的遍体鳞伤。传统行业基于产品定价的策略受到了互联网免费思维的挑战,基于流量的定价倒逼传统行业的注意力从利润率转移到效率上。

 

  增长方式-饱和失效:新的信息技术使得资源碎片化,资源重新配置组合的能力被前所未有的激发,“云“化、”区块链“化使得技术壁垒不断降低。同时,资本的整合能力空前强大,任何新兴领域都可以在供给端迅速饱和。反观需求端,信息过载催熟了市场需求,消费升级的增速低于预期,这一赠一缓,使得供给大大超出现有需求,企业咬牙选择的蓝海市场瞬间红海化。比如,共享单车在经过半年突飞猛进的发展之后,行业总的产能远超市场需求,整个产业瞬间跌入寒冬,不论产品好坏纷纷破产。往常借力资本加速增长的方式也受到了挑战,资本市场P/E估值畸高,资金信贷成本剧烈上升。


  以上三重变局叠加,企业开始集中的爆发问题,不论是头部企业,还是成长型企业都无一幸免。

 

  头部企业引以为豪的庞大体量变成了隐隐作痛的炸弹。首先,它担心一夜之间被颠覆,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顷刻间灰飞烟灭,于是所有人都在大肆扩张战略部门,试图看清楚未来。其次,对于忍痛转型的头部企业,它往往处在集中化与多元化的两难境地,进一步纵向发展非但不会带来规模优势,反而让风险系数成倍增加,鸡飞蛋打一场空。如果A公司有2家主要客户,分为5个业务源支撑,B公司仅有1家主要客户,10个业务源都为它服务,谁的风险更高?最后,头部企业往往是口口相传的优秀生,当地经济的纳税大户,然而,它为盛名所累,在资本市场的P/E值居高不下,提前透支了资本市场对其未来的预期,无论业绩多么出色,都会觉得是你应该做的。

 

  我们再来看成长型企业,过去他们的优势是小而精,跑得快,然而,面对着一片片的“伪蓝海”,一跳下去就会发现原来是人头攒动,根本无法呼吸的红海。增速下降使得原有关系链条逐步丧失,再加上技术门槛被碎片化的资源所取代,很多技术“云”化,变成谁都可以轻松调用的组件。丧失客户根基,没有技术内核驱动,成长型企业自然也无法再空谈产品体验。另一方面,成长型企业还要时刻防范巨头的入侵,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处于产业链霸主地位的头部企业,不再进行向上或者向下整合,反而把精力投入自有品牌和产品的开发,今天的大客户可能就是明天的头号竞争对手。


  企业面对这样险峻的环境,棘手的问题,纷纷求助于“得道高人”,常见的解决办法有知识输送,案例拆解和咨询。这三种方式有各自的优缺点,知识输送是给企业家讲课,帮助企业家建立新的认知,比如湖畔大学、混沌大学、黑马营和各式各样的商学院,但听到的知识距离实际应用仍然有距离;案例拆解是把企业经营中的实际项目提炼出来,交给企业家讨论、老师点评,部分商学院业引入了这种方式,得到、樊登读书会等机构也提供了类似产品,但案例往往会简化实际情况,造成结论的偏差;咨询是一种相对而言更综合的方式,由咨询公司给出工具、顾问和一整套方案,但成本和周期也水涨船高,同时,方案如何落地也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,外脑可以回答“要做什么“,却对”怎么去做“束手无策。

 

  有些产业盲目的进行升级,不考虑实际情况,在咨询公司的“忽悠”下大张旗鼓的开干,试举产业升级中原料类、制造类和贸易类企业常见的三种方案:

 

  1. 原料产地一味追求升级为加工制造业基地:制造业能够可持续发展的地方多数是人文环境、交通区位合适的地方,而不是单纯的原料产地。仓促上马的,特别是政策推动下成立的制造业基地,往往过高的估计了原料的价值,忽视了国际进出口的竞争,用工成本的上涨和整个配套产业链的缺失,必然导致最终产品价格、价值双向走低,丧失市场竞争力;


  2. 制造业盲目转向高档服务业:大国必然有大产业, 众多制造业企业对消费升级的理解有误差,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务虚层面,一味倡导多元化,实际上远没有满足用户对高质量产品的需求,新的信息技术带来的生产效率变革还没有得到挖掘;


  3. 加工贸易全面转向自有品牌:加工贸易转型升级的要旨是提升加工贸易商品的层次,每一个成功的品牌总有一批为之配套服务的企业。一个富有弹性,集质量与效率为一体的产业体系,远胜过一个空洞,僵化的“自有品牌”寂静岭。

 

  我国的产业升级政策也有很大的优化空间,一方面批准设立了大量的产业园,扎堆冒出来了成千上万的孵化器。然而,这些产业园和孵化器缺乏服务内容,缺乏入驻企业和项目,有明显的空心化趋势。另一方面,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设立了产业引导基金,且资金池庞大,但管理思维的僵化导致资金的利用效率低,大量资金处于沉睡状态,亟待挖掘。


  以上简述了企业经营环境的改变,导致企业碰到了共性问题,解决了这些问题就实现了产业升级,企业家惯常求助的手段面临失效,据此,我们提出了产业加速体系,用“加速八布法”产品(工具+引导技术+量化系统)和会员系统助力成长型企业聚焦增长,帮助头部企业布局生态链。

 

  企业集群一定是“橄榄球”形状的,头部企业和小型企业都寥寥无几,数目最庞大的是中间的成长型企业。它们的主要诉求是增长速度,如何跑赢竞争对手,跑赢市场变化。这些企业往往还来不及关注战略文化,团队设计,市场方向和客户资源是它的首要关注点。以往,头部企业对成长型企业的肆意践踏屡见不鲜,它们凭借自身的资源优势甚至直接照抄产品。但是,头部企业意图进入的市场实际上也说明了巨大的潜力,给成长型企业做了战略背书。如果,成长型企业能够与头部企业形成竹林生态,头部企业向成长型企业导流,巨大的客户资源转瞬即至。

 

  头部企业为什么甘愿做一片竹林呢?头部企业的焦虑主要来自于看不清未来,在集中度和多元化之间来回徘徊。通过布局生态链,头部企业能够在意图尝试的领域提前布局,快速构建横向拓展和复制能力,增强价值链的强度和弹性。每一家成长型企业都是主动防御体系的有机组成,可以独立的在新兴领域作战,互相之间形成合纵联和的态势,头部企业方可在保持主营业务专注的前提下完成多元化布局。这些头部企业通常会以产业基金的方式落地其生态链布局。

 

  除了企业之外,政府也能够实现自己的诉求。中央层面上,十七届六中全会中央财政设立了“扶持文化产业发展专项基金”全国26个省财政投入25亿元;地方层面上,各级政府也发布了一系列政策,比如江苏省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的《关于做好2017年国家“千人计划”项目申报工作的通知》,合肥市发布的《2017年合肥市扶持产业发展“1+3+5”政策体系》。除了政策之外,各地纷纷成立产业引导基金,比如苏州市规模500亿元的创新产业发展引导基金。 不论是引导基金的设置,土地、税收政策的优惠,人才的吸引,还是营商环境的改善,政府希望通过这些方式帮助企业增长,拉动GDP良性发展,提供源源不断的就业岗位。 


  产业加速体系中,成长型企业为代表的创业创新是发动机,头部企业和政府设立的产业资本是燃料,两者协力帮助地区产业完成“转型闯关”,实现产业升级,这就是产业加速“三轮驱动”模型。为了让这一模型落地,AA加速器牵头在各地设立了区域产业加速中心,我们会在后续介绍。

发现和助力未来的改变者
商业计划书发送至:
bp@aastartups.com
市场合作发送至:
thq@aastartups.com
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嘉园西侧人工智能产业赋能中心 电话:010—57296422
好的创业者不是教出来的,而是干出来的。
我们不能将差的变好,只能让好更好。
让优秀的同伴在一起赛跑,就是最好的助力。
Copyright © 2014-2015 AA加速器_中国加速器联盟_AA创业加速营_北京爱悦达管理顾问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. 经营许可证编号浙ICP备12007941号